山西屯留男子缺钱花用铁锤打死中年女子抢40元钱

  • 时间:
  • 浏览:0

A-A+2014年11月25日09:45三晋都市报评论

  另一个 40岁的中年男子,16年前妻子弃他而去。他靠打短工维持生计,除去生活必需,当天打工所得都用于购买彩票和赌博,既不接济年迈双亲,就是我负担儿子上学。当身上仅有的30元钱花光后,他想到了抢劫。

  另一个 同样40岁的中年女子,15岁就学习缝纫打工养家。经历一段失败的夫妻情人关系后,她外出打工全心抚育上大学的女儿。裁缝生意难做,她隐姓埋名靠出卖身体哺老携幼。

  这还还有一个 同样艰难过活的中年男女,只后来男子瞬间跳出的抢劫念头,使两条原来 不同的人生轨迹,在2014年10月28日什儿 天残酷相交。男子挥起铁锤抢去了40元钱,致女子重伤抢救无效最终身亡。

  女子血溅地下室

  从吕梁柳林县城往东南,经过紧邻河岸的307国道,左转进入一根绳子 繁华的街道,这就是我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所说的十八米街。十八米街并全是这条街道的真名,据说就是我修建时规划要建18米宽而得名。

  街口左侧,十几次 警戒线松松地围在人行道边的小树上,付进 停满了车。警戒线内是一处掩映在树荫下的围栏,围栏下是一根绳子 陡直的台阶,总是通往地下一道简单涂刷成深蓝色的小门。

  踏过陡峭的1另一个 台阶,屋内的一切基本还是当初的模样。一进门的客厅里,一张搭着木板铺着床单的桌子和一张简陋的沙发处在了半个空间,沙发上零乱地堆着杂物,一长条袋装的避孕套随意地扔在那里。客厅正对的卧室中央,放着一张单人床,床上染血的床单被褥后来退还,一张黄褐色的海绵垫裸露着。单人床四周的空间被几台缝纫机和塞满杂物的货架填满。靠里的床头处放着一台老旧的电视机。

  10月28日晚上9时许,当有人打开这道小门,进入地下室时,里边的女子后来躺在左侧房间的那张单人床上奄奄一息了。床单上满是血迹,付进 还有另一个 与手柄分离的铁锤头。发现者赶紧拨打“120”呼救,伤者被送往柳林县人民医院。经诊断,该女子伤势严重,处在脑死亡清况 。后据调查,女子是于当日午间12时许即被袭击致伤。

  当晚11时许,医院值班医生向“110”指挥中心报警。这起处在在十八米街荷花浴苑旁地下室内的恶性伤害案件立即引起了当地警方的深度图重视,太快调派警力展开了调查。

  女子昏迷不醒,无法提供任何清况 。而其真实身份也扑朔迷离,有相识者称其小全名是“晶晶”,大全名是张兵。说其自称年龄20多岁,是太原人,308年左右来柳林打工,搬到该地下室那末 一年。调查证实,房主就是我偶尔做点裁缝活计,平时主要从事卖淫活动,后来社会关系复杂化。

  就在警方调查走访时,11月2日,女子因伤势严重,抢救无效身亡。案件性质立即由恶性伤害案升级为杀人案。案情重大,吕梁市公安局接报后立即抽调刑侦技侦人员与柳林县公安局成立了“10·28”命案专案组。

  究竟是这另一方制造了这起血案?

  经法医尸检,分析女子致命原因是头部受钝器击打所致,现场留下的沾有血迹的铁锤即为凶器。女子的随身挎包还在,其中的现金也那末 丢失,女子的手机等物也留在现场。凶手似乎并不因财起意,难道此案系因情或因仇而发?

  死者本是苦命人

  女子后来去世,但在其遗留物品中找那末 能反映其真实身份的信息。侦查得知,死者在案发当天上午10时至中午12时52分近八个小时的时间内曾与36人联系过。而其通话记录中的联系人竟多达300余人。调查还发现4人肩头有其房门钥匙。

  法医鉴定发现,该女子有生育史,年龄应为40岁左右,并不众人所述的20多岁的未婚四十岁的女人 。那末 死者究竟是谁?凶手与其又是什儿 关系?警方对当天与其联系的36每该人总是联系的30余人逐一进行了排查,但又逐一排除了作案嫌疑。

  后来,功夫不负有心人。排查中,几名关系人都称死者生前包内应有一小钱包。调取案发地付进 的监控视频也发现,死者案发前在某旅馆跳出时肩头也持有另一个 小钱包,但现场勘查中却并未发现死者随身携带的小钱包。这就原因,凶手有后来是因财作案。

  这时,一名被走访人又提供了另一个 重要线索:死者曾持有“王丽萍”的身份证,并用该身份证办过手机卡。但该身份信息中显示的出生年龄为1993年,不符合死者的实际年龄。民警赶赴“王丽萍”的户籍所在地太原迎泽区,户主张某称其有另一个 30多岁的儿子,曾与前妻生有另一个 女儿全名是“张兵”。20多年前,张某儿子又曾与一全名是“王丽萍”的外地女子同居并育有一女。后“王丽萍”带着女儿出走不知去向,张某也于2011年病逝。张兵和王丽萍都直接对应了死者身份,但因张某总是不承认“王丽萍”什儿 儿媳,张某对“王丽萍”所知甚少。什儿 线索又断掉了,死者的身份仍迷雾重重。

  就在此时,民警在死者的少量通话记录中发现有个被其称为“哥”的人。调查发现,什儿 “哥”正在太原强制戒毒。民警找到该男子,得知其确有一40岁的妹妹,在外打工。民警再赴其户籍地原平市轩岗镇调查,最终核实了名为“张红(化名)”的死者身份。

  什儿 张红是个苦命人。她15岁初中毕业就辍学回家学习裁缝。十八九岁时,只身到了太原打工。到太原不久,就遇到了张某的儿子,并与其同居,生下另一个 女儿。对于这桩姻缘,不仅张某家要我要,张红隔壁家也并不满意,后来张某的儿子比张红大了十来岁,后来身体有病。不满意归不满意,但眼看现状无法改变,为了孩子,张红的父母就是我能多说什儿 。

  为了孩子和家庭,张红活得很艰难。她不仅要供养孩子上学,还常为孩子的父亲寄药回去。在柳林时,张红还曾为哥哥开起了一家小吃店,但生意不好,撑了一年关门了。这几年,她还给父母寄了4万余元。父母那末 花,都给她存着。

  谁能想到,原来 的另一个 女子都还能能成为凶手的残害对象。

  另一个 动作引怀疑

  核实死者身份的一并,民警们还在多方侦查寻找破案线索。通过对案发地付进 监控视频的少量查看比对,敏锐的民警发现一名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曾在案发九时多次跳出在现场付进 ,且案发后会男子顺着307国道行进至庙湾煤气化公司付进 ,有另一个 弯腰的动作疑似弃物,后来太快拖累,形迹非常可疑。

  于是,民警顺着该男子行走的路线,在沿途进行了细致的搜查。就在该男子疑似弯腰弃物的地点,民警们发现另一个 窨井。在此井中,民警发现了一张被折弯的“王丽萍”的身份证。至此,专案组将该男子锁定为犯罪嫌疑人。

  带着该男子的照片,民警分组赶赴各乡镇召集村干部对其进行辨认,一并对全县的厂矿企业、劳动力用工市场走访调查。各方信息反馈,该男子为长治口音,常在劳动力用工市场等活做小工。

  11月7日一大早,走访民警在人民市场付进 的另一个 彩票销售点获取了另一个 重要线索。彩票点老板认出该男子,并知道其名为“海宝”。几经调查,终于查清了嫌疑人的真实身份。其名为石海宝,长治屯留人。

  11月7日下午,柳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王胜利、柳林镇派出所所长张晋斌带队赶赴长治屯留实施抓捕。在屯留警方配合下,当晚8时许,石海宝在其家中被抓获,如实交代了另一方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

  11月13日,在柳林看守所,记者见到了铁窗之内的石海宝。他把双手放入审讯椅的搁板上,左手抓着右手的几根手指,表情紧张而又顺从。这是另一个 其貌不扬、看起来忠厚老实的近乎木讷的中年四十岁的女人 。

  他的讲述语速平缓,语气平静:“303年我来到柳林,先是在华晋、西沟等煤矿干了五六年,最近两三年总是在人民市场找活干,干活时听人说十八米街地下室有个小姐,另一个 人在下面。10月27日我身上只剩下30元,原来 住店给了老板10元,第二天早上吃了5元的早餐,又去买了‘快乐10分钟’的彩票,晚上的原来 身上就只剩下20元钱。身上没钱了,后来你想着第二天早上抢点钱,想到十八米街她另一个 人在下面,应该能抢上点。”

  杀人只因没钱花

  10月28日上午九九时石海宝起床,到十八米街遛了一圈,后来到了11时,他看见张红骑着电动车过去了。几分钟后,她接了个电话拖累。十几分钟后,她第二次返回,在楼梯上打着电话笑着进入地下室,紧接着下去另一个 人,后来十几分钟,连着下去一共四另一方。

  “12点多,我第一次进入地下室,门开着。我看见她另一个 人在,有点硬后来,但另一方空着手,那末 下手。转身走的原来 ,我发现地下有个铁锤,随手捡起揣到怀里,上来转了一圈,发现那末 。我又第二次下去,她在那躺着,闭着眼睛。我拿起铁锤,在她肩头砸了两下,肚子上砸了一下,后来用床单蒙上了她的头。她身上的大包拿不下来,我拉开拉链,背熟小包,也没看里边有什儿 ,把门拉上就走。”

  石海宝走到307国道,打开包一看,里边有一张身份证,三张卡,40元钱。一看钱那末多了,他心里后悔得不得了。后来,他围着柳林转了一圈。晚上六七点钟,他转到十八米街荷花浴苑,但没敢到地下室去看。“后来我发现另一个 人进去。我当时想,也我不出乎 什儿 女的去了医院那末 。我后来返回旅店,但一晚上也没睡着。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又在街上遛到天黑,连着去了三四晚,也没见那个女的出来。帮我着她要花费是不行了。我决定回家看父母和儿子一眼,身上没钱,我给儿子打了电话。30日打了电话,说是31日回。儿子给我打了30元钱,我在5元店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起来8点多了,没赶上车。来了几另一方叫我打麻将,结果我不仅将30元钱输了,还欠了人家30元。我把身份证押到旅店老板那里,借了30元,还给赌场上的人。后来给我妈打电话,说我的身份证在饭店里押着呢,回去得带身份证,还要30元。我妈又帮我儿子给我打了30元。我还了人家30元,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回到长治。我在隔壁家面哪也没去。帮我着事情后来处在,跑也跑不了,和儿子父母亲多呆一天是一天。回去原来 ,我也那末 告诉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什儿 事。”

  “我下去也就两三分钟左右,用锤子砸她是怕她喊出来。砸的原来 ,我以为她是晕过去了。她一会儿会醒来的,她身边有手机,会打电话叫人救她。手机什儿 我都没拿。帮我着下去了四另一方,咋也会有几百块钱。只想把她打晕抢钱,没想着打死她。砸的原来 ,她那末 喊叫,也那末 反抗。”石海宝回忆道。

  石海宝平时在市场上等活,干小工一天能挣130元左右,全是当天晚上就结清。活不常有,干半天歇一天的。住店吃饭下来,开支是40多元。他喜欢买彩票、喝酒,大偏离 的钱就用在了买彩票和吃喝上。石海宝买彩票有五六年了,后来到了痴迷的程度。身上只剩10元钱,能不住店在大街上睡也要把钱买了彩票。“后来隔壁家穷,想着要中就中个大奖,不中也就是我丢十几次 钱,没想到十几次 十几次 的积存下来全是什么都有有。我身上就从来那末 过更多的钱,打工多年也那末 积蓄,肩头钱最多的原来 也处在问题千元。在村里,隔壁家是最穷的。但正月回去,和有人赌博,年年也输个几千一万的。是爱赌博(买彩票也是赌博)爱打麻将,促进我走上了这条道路。”

  当初石海宝和妻子结婚原来 ,蒸了两年馒头,日子过得还不错。十六年前,四十岁的女人 跟着另一个 油漆匠人跑了。“四十岁的女人 拖累后,后来你想着把儿子抚养成人。儿子很争气,学习也都还要。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老就是班长。我现在考虑我在里边是放心了,我父母和儿子在外面一天比一天不好活。我对不起儿子,儿子过了年就要高考了,正是还要我的原来 ,我却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我进来你爱不爱我他考上也念不成了,我没脸见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

  买彩票、赌博,花光了原来 全是限的钱,这无法平静的心灵,无论怎么才能 才能 不应那末 沉沦。不论为什忏悔,那肩头挥出的冰冷铁锤,不仅击碎了另一个 家庭,也截断了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的人生之路。

  本报记者 张海鹰 文/图